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鼠箱箱的博客

乐为鼠辈 半个书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鼠言鼠语】招安、反腐、责任及政治  

2011-07-25 21:29:09|  分类: 乱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写了一个《宋江之路》,不曾想还有意外收获,那就是关于宋江到底怎么看的问题,说心里话,我一直认为历史是一面镜子,但我知道这是一个比方,不是一个概念。如果历史真成了镜子,人类的灾难将会更多。有个西洋哲学家说人不可能两次同时踏进同一条河流,虽然他是说运动和静止的辩证关系,但俺想放之历史之中来解读一些现象和事物也是有理论支撑的。解读宋江俺犯了一个错误,那就是没有将宋江当做一个政治人物来看,更多时候把他当成了一个简单的历史人物来读了,作为一个政治人物,宋江是成功的,虽然其最终结局不是很理想,但他自己大部分政治抱负和意愿得到了实现。不过作为一个公众人物,或者普通人的话,宋江的人生是极度失败的,杀妾,弑弟,罪不容赦。有匿名朋友说任何人不能脱离历史环境来谈,俺认为这句话非常符合实事求是,但这不妨碍我们去发掘或者鞭挞那些历史人物的优缺点。所谓读史可以使人明智,俺想这句话的积极意义就在于,我们从历史中汲取了什么营养,或者说教训,如果千篇一律的对一些风云人物给予理解和宽容,实际上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自我开脱。

   说到这个自我开脱,俺一定要絮叨絮叨,本来这两天应该是属于悲伤的日子,就算不是举国沉痛,至少在很大范围也是这样。不想简单地去谴责,也不想太阴暗,总是把最高一级领导者想得多么糟糕,但有些事真的如鲠在喉,不吐不快。刚刚说到的宋江是梁山第一把交椅,如果今天在世,看到我们的梁山县眼下投巨资25万元建什么反腐教育基地,当然俺这个巨资只能是自以为了,因为在某些人眼里这绝对不值一提,说毛毛雨人家可能都不屑,不过俺想说这些钱要是用来资助这个社会的一些弱势群体,那绝对的可以称为天文数字,因为这些钱可以买很多米和面的。以水浒中的反贪十八招来教育今天的干部,俺姑且不论这件事的是否,只想问一个问题,水浒的反贪出于什么目的,或者说那些反贪者代表着谁的利益?如今我们的反腐又是怎样的一个出发点和现状?把两个不同时代的行为放到一起去互为促进,这只能是政治的胜利,与其他无关。

   俺不懂政治,但这不妨碍俺也一本正经地讲一回政治。在俺看来政治就是一个工具,确切说是一个专政工具,很多人像评价钱一样,说它罪恶,或者其他,俺认为都是不全面的,因为政治没有什么公义不公义之分,它只是服务于某个阶级的工具,它本身没有任何的正或者邪,罪恶的只是那些从政者,不是政治本身。政治是你死我活的,所以政治是不会含情脉脉的,因为它关乎利益,但不能因为这样的本质而行事太过。我们现在有些事情,就显得过于政治了。比方说南车董秘什么仁强先生,真的不知道这位先生当初父母怎么给他取的名字?“仁”是随便推卸责任吗?高铁出事本来人们质疑的只是决策者,或者那些好大喜功,大干快上的政治家和铁路专家,俺认为最不该说话的就是南车集团,因为他们的产品主顾似乎只有中国政府,不是寻常百姓买得起的物件。在高层没有给事故定性以前,他真的不用那么紧张为自己产品免责努力的。这位先生表示——高速绝不是事故原因。俺这个人就愿抬杠,这句话俺想先生一定是说,这个速度是在列车可实现范围内,或者简单说是高铁性能的一部分,它就该这么快,如果出事就认为是快了,一定是不对的,所以这位先生用了绝对这样的词。不知道俺会不会比喻,大抵俺估摸,先生说的意思就是你如果把拖拉机开成时速一百迈,那出了车祸指定是你的责任,如果你开着梅赛德斯那么事故绝对不是你的错,因为我奔驰的理论极值是时速380。俺不会开车,到现在自行车也是开得歪歪扭扭,当然更没有开过高铁,所以俺不敢乱言,但这不妨碍俺按照一般逻辑思维推断,想那高铁司机一定是按照飞行员的标准来选拔的,反应速度一定是超过常人的,就算夜间,高铁不会没有灯光吧,那么司机看到前面有动车停在那里,这个时间不会低于提前10分钟吧?按照匀速来算10分钟至少高铁可以出去50公里,如果列车高速启动后,需要50公里以上来制动,这样的速度能算是可控的?当然您可能也会跟俺抬一次杠,司机看不那么远,这也许有道理,但发现前面有列车停,到追尾也没能控制住列车,这个速度一定是惊人的,慢一点一定不会有这样的悲剧。其实这位先生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,出事了肯定是多方面的责任,比方说我们的调度,也许晚点是铁路的习惯,也许列车在路上耽搁点儿很正常,但一辆大货停在高速上都导致京沈追尾车祸,死伤之巨,难道不给人警醒?就算前车停得不该,没有电,发不出来信号,中国移动不会也休息了吧?一车人没有一部电话,不可以通知调度,后面的车慢些,或者临时也停一停?也许速度真的不是问题,只要我们预先都做好预案,真的不可能追尾,简单埋怨速度是有些片面的意思。一切没有假如,就在这种争执中,我们知道38岁的年轻司机献出了他宝贵的生命,这个第一真的很泣血,这一幕真的太惨。为中国高铁做出贡献,却是因为事故献身,真的为他落泪。不管怎么说高铁追尾与速度无关,简直不知其什么制作的脑袋?南车不慌早早撇清责任的,我们的某些铁路专家和调度也不要盲目发言了,安全生产我们交的学费都是血淋淋的,俺只想问一句事故善后完了,就真的完了,总结了什么?按照官话,我们现在在建设和谐社会,以人为本,什么时候真正兑现了?那是35条鲜活的生命啊,每一个甚至都约好了与家人或者朋友的甜蜜会面,可如今他们只能游走在天堂,这些随便发言的官们,说话的时候是否想到这一群天堂里哀怨的灵魂?

   威海长沙大客车核定载客35人,最终居然装进去47人,处理超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,可还是超载了,不准携带易燃易爆上车,据说也携带了,有谁该为这些行为负责?最新消息35具遗体待确认身份,而目前赶到信阳要求DNA比对的已经超过了遇难者人数,不想再次不怀好意,惟愿我们的DNA技术真的较硬,别整出什么冤假错案,否则真的对不起亡魂。

   其实这些话真不该说,因为主席说牢骚太盛防断肠,风物长宜放眼量。俺当然知道这些深层次的问题需要多部门联动,真正大家都守好自己的岗,才会有一个安全幸福的世界,俺这样说话其实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,但确实不愿失去那么多同胞,没有什么好的话,唯有这最后的两句算是对读者这么辛苦读文的一个交代吧——愿逝者安息!愿每一个健康生活的人,出门平安,幸福一生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