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鼠箱箱的博客

乐为鼠辈 半个书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鼠眼龙年】回乡偶见  

2012-01-04 16:55:48|  分类: 絮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元旦假期首要大事回家看看,可惜寻母不见,只得电话记录一下所见,算是留个记号。
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   这是母亲家附近的一所房子,照片是从后窗照向房脊所见,其户主现在怕是只停留在村里登记的土地证上了。它曾经的女主人是半个盲人,一只眼不能正常视物,生前除了玩牌不顾其他,男主人是一名手艺不错的瓦匠,但贪杯。两夫妻共育有四子,老大刚及壮年便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个春天夜里浇麦子的时候,在坝上自己挖了个沙坑取暖休息,结果天有不测沙坑坍塌遇难,还没有来得及娶亲。因为贪杯的男主人当年曾经为了一点酒肉,屠杀过村里生产队的老牛,所以大家都背后说这是报应。这栋房子应该是给老二和老三娶媳妇的,可是至今两兄弟也是孤家寡人,只有老四娶了媳妇,据说媳妇也是智力有些问题,而且对方家里还担心他有二心,只有倒插门才了却此桩婚事。

   看着这当年死新死新的大瓦房沦落到眼前这番景象,不禁感叹人和这物很多时候不是一样吗?这房子曾经也是衣冠楚楚啊,可是又能怎样呢?它一生也没有迎来男女主人的眷顾,却在风雨飘摇中老去。没人疼爱的它,自然衰老的更快,周围一样的房子还崭新着,而它在这个世界继续屹立眼下来看都成了问题。

   所谓——

冷雨寒风半辈,孤魂野鬼残生。

新人未见身去,旧梦无缘影呈。

都晓荣华命定,谁知富贵人争。

临终美满难得,更受霜严一程。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   这是一富户人家的院落。目前它的窗户全部用硬板从里面封堵起来,想来是担心玻璃的安全。墙上的标语不知道是不是事实,但书写者心底的那种愤怒还是清晰可辨的。这家的男主人曾经是某企业的财务管理人员,按年纪算现在应该是含饴弄孙,颐养天年的时节,可四面墙上这一个个怵目惊心的五颜六色大字,不知道他看后做何感想?还能否像当年那样从容?

   人一生所为幸福的吃饭,快乐的说话,可是怎样达到目标,看来真的需要谨慎。取之有道,取之有道啊,出来混,早晚是要还的,这些话此刻就像是神灵默念的咒语一样灵验,这样的教材真的给人震撼。

   此诚——

四面纹身华宅,惊心触目胆寒。

红颜不再成美,绿色尤难致安。

富足随心少恋,贫艰拜运无瞒。

人生正道需守,万莫贪婪害天。
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   一街之隔,路东新楼,路西老屋。有人就有江湖,有人必有贫富。蹒跚的老人,不知道她的未来是否安泰?人生是苦的,还是喜的,这个只有亲历者自己晓得了。此情此景,不由人不惋叹。

   着实——

羊肠小路分列,贵贱天然两边。

老舍难言旧梦,华堂易得新元。

谁能济困添瑞,但愿扶危避寒。

自古人间运舛,同呼共命何年。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   松树越来越高了,村子的名声却日渐式微,这张图片做了较为生动的刻画。

   一村荣辱,有如人生浮沉,不在你多么辉煌过,而在你是否耐得住清贫和艰苦,是否习惯没有掌声和镁光灯的日子。

   诚如——

松长柏寿院深,列队栏杆把门。

殿远归平泪梦,楼前忆盛霜痕。

江山代代潮涌,岁月年年酒斟。

莫道无常褒贬,闲观滚滚红尘。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   人山人海,车山车海,是一种繁华,可繁华身后是否都是幸福和愉悦呢?忽然想起一句老话:好过的日子,难过的年。是的,这熙熙攘攘的人潮,又有多少人是真正喜欢过节的呢?不愿过年是俺时常的感受,现在太多的节日失去了它本来固有的文化习俗,变成了一种形式。不能享受节日的内涵,这样的节有种被逼的感觉。

   恰似——

市海人山鼎沸,天圆地阔长廊。

三三买卖歌吉,两两交投曲祥。

最是繁华此处,谁言寂寞他乡。

何时不问年节,自得从容意扬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